sikiou

onkm/DGS/ATR/まふまふ/そらる/偶尔发画,请多多指教

她的话仍让我记忆犹新。
恰好我因为某人的言语想起了她,想起小时候她干净的眼角,在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护着我。
那是还是小学,同班有一个是母亲挚友的孩子,他总是喜欢欺负我,而且往往是偏向暴力那方面。
然后母亲却当这些都是小孩子的玩闹,她对我说,你们之间的事情,只有你去解决,这件事才得以解决。
以至于他越来越变本加厉,来我家里肆意拿走了我的滑板。
我的阻止,在母亲笑着对他说"请随意"的时候变得无比苍白。
母亲跟我说再买一个。
她真的买了,但是我却不愿意去学了。
为了这件事情,我爷爷还跟我母亲大吵一架。

第二次他又来了,他说他想要她送我的生日礼物。
具体那礼物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我很坚决的对他说,这个不可以给你。
然后他就当着我的面,将那个东西摔的粉碎。
随后我听见我爷爷用前所未有的音量对他大喊,叫他滚出去。
于是那一天,又迎来了爷爷和母亲的争吵。

有一天这件事情就被她知道了。
她什么也没有说,也可能是我什么也不记得了,等记忆再次连接的时候,她在他的书包上落下一个脚印。
他的白书包上面,很显眼的脚印。
他一直都很怕她,可能因为她总是打他,也可能因为什么事他的家长对他说了什么。
或者,后知后觉的,他喜欢她。
总之她一句接一句的数落他,说他欺负人,从天说到地,说了很久很久。
他那时什么都没做,即使做了可能也只是一些不足为提的事情,他就那样回去了。
很平静的,似乎这一切都很平常,如同这些都是每天应该发生的,她却仍觉得不服气,和我道别后就追了上去。
于是从那天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欺负我了。
她是真的厉害,我想着。

于是就这样长大了,就这样我去了武汉,去遇到了另一群人。
然后我就来了深圳。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
于是乎所有人都开始挽留我,一聊天就对我说,"你不去深圳多好。"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等你大学毕业了以后,回来跟我们一起好不好。"
我说我喜欢这个城市,我不想回去。
然后他们就开始数落我,果然一线的大城市就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小城市的人。
然后同一时间,她的消息来了,她很开心,跟我说深圳更好发展未来。
她说我正好留级,这样她就可以在我高二的时候来看我。
她说我以后肯定很有出息。
她说她也要变得有出息,然后我们一起去别的城市别的国家。
她说她陪我去日本,去见小野神谷。
但是很不巧很不巧,前几天她告诉我她要复读。
她是传媒生我是艺术生。
我不甚有点惋惜。
她却说多好啊又是一起了。

评论